全民做电商、送外卖、做抖音,这就是当代年轻人的未来?

 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土面积居世界第三位。已经持续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最大的贡献者,2019年我国经济总量突破99万亿元。

  以上为百度百科对中国的简短说明。

  列举数据是为即将开始讨论的话题提供一个总的思维轮廓,轮廓之始就从人口总数开始。

  对14亿中国人进行分层梳理,首先需要了解一个概念——年龄中位数。年龄中位数经常用于一个国家同一时期不同人口的对比分析,也用于同一人口不同时期的对比分析。

  在国际上,通常用年龄中位数指标,作为划分人口年龄构成的标准:

  ① 20岁以下为年轻型人口

  ② 20~30岁之间为成年型人口

  ③ 30岁以上为老年型人口

  ④ 年龄中位数向上移动的轨迹,反映了人口总体逐渐老化的过程

  

  人口出生率与经济发展预期

  年龄中位数集中反映了人口年龄的集中趋势和分布特征,是考察年龄构成类型的重要指标之一。

  2019年虽然中国总人口数突破14亿,但2019年中国出生人口也已经降到了1465万,且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到惊人的12.6%。

  怎样看待上述人口形势?社科院研究员认为,人口因素虽然变化缓慢,但势大力沉。况且,在中国目前的老龄化问题已日趋严峻,所以抓紧调整人口政策。

  生育政策调整,已经成为最根本、最重要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一。否则按照目前几率估算,2030年人口出生率将下降至不到1100万,而在2022年,中国就将全面进入老龄化。

  一旦中国人口红利极速消失,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也极大可能极速下滑。

  对于普通人而言,“未富先老”就成了最为可能的生存现象。

  

  从消费看,老龄化社会是可提高消费占比的,但老龄化消费结构却只会降低消费增速,引发社会消费结构的变迁。

  从根本结构和原因来看,人口老龄化首先会使国家社保收支矛盾更为突出,养老金缺口将更加明显。放置到社会经济中,很明显的特征就是:医疗保健占比将不断提升。

  根据生命周期消费理论,老年人的平均消费倾向是比较高的。

  中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已经在2010年抵达最低谷值,在2010-2018年,中国居民消费占比虽然从35.6%升至39.0%,但是总体居民消费支出增速则从15.3%降至9.5%。

  时代不同,世代消费的偏好也完全不同并存在差异,比如80后世代就集体比较偏好母婴、汽车,而60和70后世代则比较偏好名贵酒类,其中60后世代前期则比较偏好传统的医药保健。

  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人口年龄结构变化对不同行业是存在深度关联和影响的,且影响各不相同。在2013-2018年,老龄化促进医疗保健消费占比就已经从6.2%升至7.8%。

  

  但与此同时,各行业的消费增速也逐渐下跌,比如:

  1) 当25-54岁人群增速在2017年见顶后,全国烟酒销售在激增后逐渐放缓;

  2) 当20-50岁主力置业人群在2013年见顶后,住宅新开工面积2011、2013年就达到约14亿平的双峰值;

  3) 当家电、家具、建筑装潢等地产相关行业合计消费增速在2010年见顶后,相关行业利润增速也开始放缓甚至不再增长;

  4) 当25-45岁主力购车人群占比在2003年见顶后,档期内的汽车销量增速就开始在波动中下滑,直至2018年就已经出现负增长,发展至今,新能源汽车的巨大潜力已经展现出来,而它所对应的人口档期才是消费最为根本的源头。

  

  毫无疑问,人口数量和质量两者共同影响国力。简单说,国力有一个衡量公式:国力=人口数量*人口质量*其他。

  国力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人口数量”。

  人口众多,对于各方面经济发展的推动能够贡献更多的力量。

  如果人口大幅减少则会导致城市规模缩小甚至萎缩、消亡,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量产业凋敝乃至消失,这相当于使国力从毛细血管端口就开始遭受严重损伤。

  从需求端看,如果人口基数导致了超大市场的形成,那么巨大的市场利润空间会使企业形成更为巨大的研发投入;而大市场企业主体越多,则越可能做到细化分工、提高生产效率。

  如果企业间竞争激烈,则彼此刺激之下,创新动力会更强,所以说,人口众多是有利于促进创新的。

  

  与此同时,最为重要的一点则是,如果人口众多市场足够大,则大市场中最为微小的需求也可以形成一个新生市场,再细小的技术创新都能得以生存。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人们总认为人多是导致地铁拥挤的主要原因,其实本质上,人少的城市连地铁都不会考虑修建,因为人口规模承载不了这样的经济结构。

  也正因为人口众多,截止到2019年末,我国的高铁里程数已经达到3.5万公里,稳居世界第一。同时,中国是第三个有能力自行研制民用大飞机的国家。

  这背后的原因是,当前世界上,只有美国、欧洲、中国才有足够庞大的市场来满足大飞机产业所需要的市场规模。

  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就在我们身边,那就是互联网经济。

  

  由于人口基数大,从而天然具有庞杂巨大的消费市场。正是这一基底,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发展从生长之初就具备了强大的后劲和引人瞩目的发展前景。

  电商、移动支付、小程序进店经济、共享经济、人工智能等互联网端口衍生行业发展迅速。

  根据来自CB Insight端口的数据,截止2018年末,中国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和估值,已经分别占了全球的38%、42%。

  从2013-2018年,中国每年不间断诞生和达到独角兽标准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已经从1家上升至32家,美国则从15家上升至53家,中美之间独角兽企业的质量和数量差距在快速缩小。

  让我们回到根本,再从供给端来说明问题。

  人口是人才的基础,人多人才才有可能多,集体创新能力就会更强。根据教育部统计显示,目前中国大学专科及以上学历人口已逼近2亿,居世界各国之首。

  

  从高度和总量上来说,人口众多就意味着人才储备库的巨量和深厚度。

  来自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从1970-2018年,我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从12.9%升至50.6%。中国高校毕业生数在2001-2018年时间段内,已经从104万增至753万,阶段性增长约为627%。

  高质量人才已经逐渐成为中国各行各业的中流砥柱。

  显而易见的经济领域成果就是,由于得益于一支庞大且高学历的工程师队伍,我国逐渐在某些领域实现了部分领先。

  而在这一切发展和增速的背后,在中国这一波数字化经济浪潮背后,其发展源头动力和本质,则是一直以来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巨量人才储备。

  因此,回过头来再看当代年轻人的未来这一问题,答案已经非常明显。

  

  赶上这一波社会发展浪潮的年轻人,其实与80后、70后、60后当时重合的时代脉搏一样,在当下环境做时代已经给予的机遇,就会找到个人生存与命运的突破口。

  高技术能量的人以超凡能力推动社会发展,满足人的基本需求,而另一部分人则利用技术工具和社会环境突破或释放自己相应的能量与能力。

  如此互为嵌套,才是一个社会和国家前进与发展的最好模式。而这个模式的基础,是人口与人自身的成材。

  当下年轻人的未来在哪里?

  就在身处的时代背景和自我生存的环境之中,无论从事何种职业,只要能够以初心和努力不断前进,踏上时代滚滚前行的车轮,成为时代骄傲,并非不可能。

  马云是这样,薇娅、李佳琦、李子柒可这样,也许当下每一个有梦想并努力付诸实践的年轻人都可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