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着推销化妆品幌子搞传销 17人在阜阳集体受审

据安徽网报道, “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女儿知道错了。”3月7日,在颍州区人民法院,站在被告席上的何静(化名)面对旁听席上的父母后悔不已。即将大学毕业的她,本该有着阳光灿烂的生活,却因为误入传销组织葬送了自己美好的前程。与她同台受审的还有另外16名被告,他们都是“天津天狮”传销组织的人员,以推销“时光倩影”化妆品的名义,在阜阳从事传销活动。由于案情复杂,此案未当庭判决。
何静今年22岁,四川人,案发前是南京某大学的一名学生。去年,何静即将毕业时,正为就业发愁时,老乡董某的一通电话让她看到了希望。董某告称,自己的公司正在从事化妆品生意,收入很可观,并邀请何静到阜阳来参观学习。何静接受了邀请。
其实,董某所说的化妆品事业,正是“天津天狮”的传销活动。何静来到阜阳后有些顾虑,但董某给何静画了一张“大饼”为诱饵,成功将她发展为下线。
何静拿出全部生活费买了一套2800元的“时光倩影”化妆品,并且四处游说亲戚朋友购买和加入会员。事实上,直到东窗事发被抓,何静也没有见过这套化妆品。
去年在公司的表彰大会上,17名公司骨干以及众多会员欢聚一堂。何静满心欢喜地等着发放奖金,可大会刚进行到一半,公安人员破门而入,将他们抓获。
经查,“天津天狮”传销组织自2012年以来,以推销“时光倩影”化妆品的名义,在阜阳从事传销活动。通过引诱、欺骗、拉拢等方式,让参加者以缴纳一定费用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按照内部规定进行返利。
每套“时光倩影”化妆品价格2800元,本人购买1至2套产品成为业务员,取得加入资格;本人及下线购买3至9套产品,晋升为业务代表;本人及下线购买10至64套产品,晋升为业务主任;本人及下线购买65至392套产品晋升为经理;本人及下线购买393套以上产品晋升为高级经理。该公司传销组织的返利模式有4种:第一种是直销奖,第二种差额奖,第三种是育成奖,第四种是分红奖。
通过这种组织其线下人员直接或间接的发展与复制模式,“天津天狮”传销组织的规模和范围不断扩大,在阜阳地区发展人员200余人,涉案资金高达数百万元。
检方认为,被告人褚某某、唐某某、穆某某等17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现场,何静见到了从四川专程赶来的父母,这种团聚原本应该在大学毕业典礼上。想想自己经历的一切,何静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曾是父母的骄傲,如今成了阶下囚。
由于案情复杂,本案未当庭判决。